/ 思考

从窃格瓦拉到三和大神

窃格瓦拉

无意中又看到了某偷电瓶车的被关看守所的视频,语出惊人,每次看都忍不住笑:

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。
进看守所感觉就像回家一样。里面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里面的!

由于他这颓废的发型竟和古巴革命领导人“切格瓦拉”有几分相似,就被人戏谑为“窃格瓦拉”。在网上也算是一号红人了。

qie-gewara

我们会觉得好笑,觉得是不是精神有问题,也会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他

你有手有脚,干点什么不能养活自己?

接下来,我看了日本NHK和其他一些关于“三和大神”的纪录片和报道《三和人才市场・中国日结百元的青年们》,对这个群体有了更深的认识。我再次得到一个重要的认知是:

在没有深入了解对方境遇的情况下,任何轻易的指责,轻易的下结论都是无意义的。即便看似再荒唐、再难以理解的事情,背后都有一些列的原因,而这些原因发生在大部人身上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。

我们每个人看到的社会都一个极小的方面,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实际上偏差极大。你只能看到你所处的那一个分层,最低层的社会如何颓废、不堪,就像蚂蚁一样,大多数人看不到;最高层的社会如何奢华、斗争也是无人知晓。

三和大神

干一天日结,玩三天;吃挂逼面;喝大水;瘫在网吧;15元一晚的床铺甚至睡大街;一身网贷;没有身份证;被做法人。这是三和大神的生活状态。

三和,即三和人力市场,位于深圳龙华街道,丰富的职业介绍中介,因生活成本低,聚集了一帮全国各地到深圳打工的年轻人,形成了一个与深圳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大读书格格不入的“世外桃源”。

他们没有梦想,也没耐心在工厂里干活,只想干一天日结的工作,当天拿到钱后潇洒的玩个两三天。没有任何积蓄和财产,没钱了就吃四块钱一碗的挂逼面,有时两三天都不吃,睡在大街上,一睡就是一天;实在不行了就去人才市场干一天日结。

有颓废惯了,日结也懒得去,就去借网贷,最后没饭吃,身份证卖掉换了百十块钱,又可以逍遥的在网吧玩个三天。今天不会想明天,人们称他们为三和大神

三和大神,多数是第二代农民工,90后,多数人都曾是留守儿童或离异家庭,缺乏完整的家庭教育,十几岁出来从老家来到深圳打工。没有学历、没有技术,又不像第一代农民工肯出力,更没有家庭的支援,在三和这样一个地方,渐渐的越来越颓废。

卖掉身份证,几乎是“成神”的毕竟之路;也许是走投无路卖给了洗钱的公司,也许是被偷被骗,甚至失去了基本的同行证。他们没法去正规工厂上班(当然,很多也不想去)。

这是被急速发展的社会甩下的一批人,地域发展的不均衡加剧了这种情况,撕裂的家庭,到第二代情况更差。与其怒其不争,我更哀其不幸。事实上,对多数人来说,面对这样的命运,你能保证比他们更好吗?从出生到周遭,面对的人情,面对的教育,等到自己长大了,才发现生活这么难,真的很绝望。

我们看到三和大神,但实际上又有多少不同类型的三和大神呢?如果不是父母还殷实,有些“家里蹲”难道不会走上三和大神之路吗?

大学生,整日游戏睡觉的也不见少数,除了生活在大学里,除了还能从父母那里拿点钱?又和三和大神有什么区别呢?

在一个僵化的岗位上,混吃等死,不学习,又和三和大神有什么区别呢?

你没有成三和大神,可能只是没有遇到他们的悲催境遇。

参考资料:

  1. 三和大神|三和往事|大师兄|红姐|小黑|皮裤|戏子|太平天国|200舞|鸡哥
  2. 知乎:什么是三和大神?
从窃格瓦拉到三和大神
Share th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