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码农的30岁陷阱,谈技术→管理→资本

先抛出本文的观点:

  1. 技术做到一定的阶段,应该转向管理。
  2. “一定的阶段”的正确含义是:当需要实现更大的目标时。
  3. 为了不断实现更大的目标,人至少经历3个层次:技术→管理→资本。

码农的30岁陷阱

在此之前,先谈一个问题:码农的30岁陷阱

所谓30岁陷阱,是指程序员在30岁之后,要不要坚持做技术,还是转型做管理?

我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无论是我的同学、同事,还是在网上看的帖子,都会营造这样的氛围:30岁以后,做程序员是做不动的,最好转管理

网上对此也有争论,但基本分为两派,理由大致如下:

  1. 支持派。他们认为,年轻的新生力量,像韭菜一样,一茬又一茬。他们有的是时间,有的是精力;拖家带口的你,赶不上日新月异的技术更新,前浪早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。
  2. 反对派。他们认为,国外很多优秀的程序员,包括国内顶尖的技术公司,不乏在40岁之后还奋战在一线的牛人,他们像武林高手一样,笑傲江湖。

那么,30岁以后,是否真应该转管理?不管这个问题有无答案,若仅仅理解为:年纪大了,做不动技术了,肯定不是原因,或者说太肤浅了。为了满足“形式上的”的正确,仅仅是叶公好龙而已。

但换个角度:从“做成事情”的要求看,更准确的说是“做更大的事情”的角度看:技术转向管理却是必然的。

为什么这么说,最重要的理由是:事物的规模不同,则处理的方法总是截然不同的。同样是在水上,皮筏子和打渔船是不一样的;渔船和大客轮又是不一样;而大客轮和油轮可能又有不同的解法。看似在做一样的事情,当规模上升后,所有的方法都将面临重构

同理,一个人,技术再强,哪怕是以一敌十,甚至以一敌百,终究是有个上限的,当你要实现更大的目标时,总会到一个“力不从心”的临界点,而此时,需要的就是重构。重构后升级到另一层次:借助“团队”,借助团队实现自己的目标,即管理

借用技术架构的思维,这叫横向可扩展。单机的性能提高,不仅有极限,而且代价会急剧上升。以一敌十虽好(1个10),但相反,找10个1也未尝不可。特别是当规模上升后,你会发现后者几乎变成了唯一方案:100个1、1000个1以至于10000个1都好找,但以一敌万则几乎不可能了。

我们认为,在规模上升后,放弃找1个10、1个100;转而找1000个1或者10个100都不失为一种好办法。

想一想,分布式系统不就是这个思路吗?在单点上提升已经很困难了,我们就以数量来凑。但将10000个1凑在一起,需要非常强大的整合能力!——这就是为什么要转管理的真正原因!而不是所谓干不动技术了。如果说干不动技术,那更干不动管理。

由此总结,当提高自己本身能力达到上限后,就放弃自己原有能力的提升,转而去提升另外一种能力:让更多的人具有你原来的能力,并为你所调用。具体的说,这就是管理。

资本的力量——无与伦比的洞见

回顾上一节的一句话:事物的规模不同,则处理的方法总是截然不同的。当事物的规模进一步提升怎么办?一个人能管100个人,已经算是了不起了;而大者如几万人的跨国公司,必然会形成层层叠叠的管理架构,但无论怎样,你都不可能管理太多的人。即便你能管理一个大公司,你也只是管理“一个”大公司而已。

显然,我要实现更大的目标,管理也帮不了我了。通过观察,我发现一个非常好的做法,并且也已经非常成熟了:资本。

但凡有影响力的企业,在运作到一定规模后,都会进入投资领域,通过收购大大小小的公司壮大自己。更纯粹的是,直接进行风险投资,孵化各种新型的产业。

投资,除了对高额收益的追逐之外,它的一个也许不明显,但非常重要的一个功能是:让你有能力实现“更大的目标”。当我“洞见”一个很有前途的产业后,不需要我去深入研发技术(这是第一个层次),也需要我去管理这个公司的杂七杂八(这是第二层次),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资本注入即可(这是第三层次),这时候第一和第二层次会急速的成长

同样,我可以将资本注入到所有我洞见到的,有前景的领域。我“做更大事情”的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,所以:洞见+资本,是快速改变世界的终极方法!

所以,有了腾讯和支付宝的资本支持,网约车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得以爆发。在马化腾和马云看来,使用资本才是实现中国网约车爆发,改变人们出现方式的最快途径;而不是管理,更不是技术

总结

三国演义里,好像每一场战役,都是双方的猛将单挑决定了胜负。这种将对将的演义,就像计算机技术的英雄时代一样,并不是真正的历史,或者说是稍纵即逝,那是给喜好精彩的人看的英雄事迹。

因为事务的规模不同,则处理的方法总是截然不同的,时至今日,实现更大目标的三个层次是:技术→管理→资本